免费测生辰八字算命运(免费测生辰八字五行缺什么)

解放前,某市有一家全市闻名的命馆。据说,凡进过这命馆的人,无不叹服这位算命先生的高明。因为他不但算得命准,而且只要你报上生辰八字,他立即就能从抽取中取出已批好的命书给你,真象神仙一样。所以,大家把他当神仙来敬奉,叫他算命仙

这一天清早,魔术师走到命馆门前,只见门口挂着一块“鬼谷秘传,善识福祸”白竹布黑字的招牌,很是平常。等命馆一开门,他就走了进去。这是一间约二十平方的房间,正面的墙上挂着一幅算命祖师——鬼谷子的画像,两旁贴着“袖内乾坤大"、“壶中日月长”的对联;下设一张香案,一缕烟雾从香炉中袅漫升起。左边挨墙是一只三屉一柜的书桌,桌上摆着毛笔、石现和“山”字形笔架,旁边还有一一套茶具,显得井然有序。桌前八仙椅子上,坐着一个五十左右的老头,头戴瓜皮小帽,身穿长衫,山羊胡子微微向上翘起,指甲养得很长,播着白纸折扇,他就是“算命仙”。右边挨墙则是一排椅子,这是给顾客们坐的。

免费测生辰八字算命运(免费测生辰八字五行缺什么)

算命仙一见进来的是位高雅而又带有江湖气质的顾客,不敢怠慢,连忙起身让茶递烟,请他在书桌旁坐下。魔术师说明来意,并报出自己的姓名、生辰八字。算命仙掐掐指头,口中念念有词,大声说道:“徐一性先生,生于丙寅年、丙子月、乙丑日,戊辰时,此乃为八字四柱;今年满三十八上三十九岁,贵造国干净,根基稳固。山人有柬帖一封,断明一生中的荣辱祸福,请先生自详。”说完,拉开第三格抽屉,取出一封用红纸写好的批书,递给魔术师。

魔术师打开批书一看,只见纸上写道:“徐一性先生贵造敬批……丙寅属火,戊辰属木,乙丑属金;木能生火,火能生金,金为万物之能,一生衣禄不缺;金性坚硬,火性炽烈,为人性格刚强;木逄春而荣,遇夏而盛,中年应是时运亨通…只是月上丙子,丙子属水,水为飘流之物,四海为家,一生衣禄应奔走于江湖之上;在家为死水,水生自金,出外自有朋友相帮,贵人扶持;年月同丙,水火相克,幼年有流离之苦……只是命中缺土,无土不聚财,一生钱财得到不少,总是财来财去…”魔术师看完,谢过算命仙,付了命金,走了出来。

回到旅社,魔术师仔细琢磨了算命仙似是而非、玄之又玄的批书,觉得与自己的身份、职业倒也相符。使人奇怪的是,自己报过八字,并未见他动手写,批书就已完成,就算他是事先写好,但怎么知道当天有哪些人要来呢?难道世界上真有未卜先知的神仙嘛?照说算命先生是江湖术士,术士就是诈骗的权术之士,我自己就以魔术表演糊口,难道他的算命术也和我玩魔术’一样——说破不值半文钱?哎,真是个谜!儿天来,魔术师想得头昏脑胀,还是得不到正确的答案。于是他下了决心,一定要攻破这个谜。

从此,魔术师每天抽空主动去和算命仙接近,想通过交朋友,在交谈中探听其中的秘密,但几天下来,还是没有得到任何蛛丝马迹。这天,他邀算命仙去南街著名饭馆吃饭,算命仙盛情难却,答应了。

两人走出门,魔术师掏出香烟盒,见是空的,便和算命仙一样

同时走进烟铺,买了一包小炮台。然后从长衫的口袋内,摸出一只绣有花纹的精致皮包,打开一看,皮包内的钱,不多不少,付完烟款,没有剩下一分小票。买好烟后,魔术师又叫来两辆人力车,吩咐一直拉到饭馆。

算命仙坐上车子,心想,他请我吃饭,口袋内已无分文,还要坐车,今天这桩事,看他如何收场。不多一会,来到了饭馆,魔术师又掏出买烟时的那只皮包,打开一看,不多不少,刚好够付车钱,皮包内又空空如也。算命仙子在一旁惊得不知是怎么一回事。

进了饭馆,魔术师叫堂倌拿来菜单,请算命仙点酒、点菜。算命仙犯愁了:起先也许是我看错了眼,可这下,他确实是没钱了。如果酒菜买好的,吃完他没有钱付,那还不是我倒霉,嗅!……想到这里,他瞅瞅菜单,选了几样便宜菜和一斤普通酒。魔术师一看,笑着说:“先生真会替我治家啊,尽吃些差东西,是怕我付不起款?”说完,拿起菜单,点了几样山珍海味、腊卤等下酒名菜和一瓶绍兴陈酒。算命仙见魔术师这样大手大脚,心里不禁七上八下。谁知吃完喊堂倌来一算帐,虽然用去较大的一笔数目,但魔术师若无其事地从长衫内又摸出那只皮包,打开向桌上一抖,也不点数,全部往堂倌面前一推。堂倌一数,不多不少,恰好是这顿酒饭的数目,一分钱也不多。算命仙看了,不禁张目结舌,作不出声。

回到家里,算命仙百思不解:难道他就是传说中会“隐钱”的术士?这只神秘皮包,真是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宝贝?如果我能学会这门法术,真是一生享受不尽了。

算命仙决定拜他为师,便来到旅社,找着魔术师,说明了来意。想不到魔术师一口答应,但提出要算命仙传授算命秘诀作为交换条件。算命仙想:只要我学会他那一套“隐钱”术,今后吃穿不愁,比我算命骗人要逍遥自在得多。想到这里,就说:“我那一套可全是假的,说穿了不值一钱。我和一个同行事先根据性别、年龄、身份、职业、特征、处境等各种不同的心理反映,通过逻辑推理,加上观察生活所积累的经验,分门别类写好各式各样的可左可右、模棱两可的批书。这个同行平时就坐在用薄板隔开的隔壁屋里。在放书桌的地方,板壁开一条缝,正好与第三格抽屉相通,抽屉后面也留一条缝,当顾客向我报生辰八字时,他就按照来人所说的,选出相近的批书,填上来人的姓名和生辰八字,从隔壁投入抽屉中。所以我只要一拉抽屉,便可得心应手地拿出顾客所需要的八字批书来………”

魔术师一听,哈哈大笑说:“你能批别人的生死祸福,却算不出我这个神机妙算。”说完,他解开长衫的纽,只见他腰系一根带子,带上挂着一模一样的几只皮包,他拍拍皮包说:“这就是我的隐钱法术,我事先把请客打算花钱的各种价格打听好,按顺序逐项把钱装在这些皮包中,所以每次拿出的钱都不多不少。这不过是舞台上极其简单的戏法,却把你这个欺世盗名的鬼把戏揭穿了。哈哈!我劝你今后还是做一个忠厚老实的人吧!”

从此,这个红极一时的算命仙,就销声匿迹了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admi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shaobangshou.cn/13689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