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撩到浑身发软怎么办视频,我被小我_10_岁的男生调戏了

今天我居然被一个小我 10 岁,刚上大一的小屁孩儿给调戏了!还是我男神的亲外甥

而且,这还不是我们两个第一次见面……

今天本来是被男神邀请参加他的庆功宴,男神晋升为出版社的主编,小范围地邀请了一些同事聚餐,而且还是在他的家里!从来没有去过男神家,想想就激动!

为了这次聚餐,我拉着闺蜜,陪我买了一堆衣服,最终在纠结中选择了一件浅绿色缎面连衣裙,化了个心机又不失优雅的妆容准备赴宴。

闺蜜对于我的操作非常鄙视,还跟我说一定要出一本《绿茶攻略》,一定大卖,文案就是——白天诗和远方,晚上夜店大波浪。

我一般反馈这种评价就是:「谢谢,已经在写了,希望出版的时候,你能多多支持我的作品,买上 100 本。回去好好研读此书,把你从单身狗的生活中解救出来。」

来到男神家门口,调整一下呼吸,换上温柔知性的笑容,准备敲门。

刚抬手,门就开了,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男孩,目测 183 左右,看起来也就 20 不到的年纪。

他应该是正准备出门,不过他看见我的表情倒是有些怪,我也没多想。

侧头就看到了男神往我这边走,很热情地边打招呼边介绍:「昭昭来了,进来随便坐,这是我外甥郎思乔,我姐和我姐夫常年在国外,他除了住校就住我家,刚刚高中毕业,考上了医科大学,过几天就要去报道了。」

我一边应付着「年轻有为」、「一表人才」,一边打量这个男孩。

锋利的五官,修长的四肢,尤其是寸头让浑身充满着的青春气息,多了一丝痞气。

怎么越看越眼熟呢?难道是因为长得帅,所以觉得面熟?我什么时候被孙筱一传染上花痴病了……

男神也在跟郎思乔介绍我:「这是我师妹林昭昭,她刚出的医疗小说非常火,你们可以交流交流。」

郎思乔也没有再出门,不知道为什么,我隐隐觉得有些不对,也有可能是自己多心了。

正好看到几个熟悉的同事,就准备过去打个招呼。

这边正聊着,不知道郎思乔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,突然开口:「我马上就要学医了,没准儿我以后也想出个书什么的,林老师可要帮帮我呀。」

我被声音吓了一跳,回头撞见这人畜无害的笑容,却越看越觉得笑里藏刀,我强颜欢笑:「你舅舅这么厉害,还用得着我嘛。」

听我这么说完,他也没放弃:「你做医疗小说的有经验,我还是更相信林老师,我加您微信吧?」

被大外甥这么捧,我一瞬间还有些得意忘形,完全忘记了刚才的疑虑,还美美地想,跟大外甥搞好关系,离搞定舅舅还远吗?

开开心心地找出自己的微信二维码。

添加成功。

加完微信,郎思乔就说去帮舅舅忙,走开了。

我随手点开大外甥的朋友圈,最近一条还是半个月前在美国去见爸爸妈妈的照片,突然觉得这个装扮好眼熟,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。

天呀,在美国的那个男孩,不会是他吧?

我的心里波涛汹涌。

他认出我了?

认出来也无所谓,我也没做错什么!

那他为什么不直接跟我相认?

这一定有猫腻!

难道当时留下了吻痕,女朋友发现了?

虽然是我主动的,但是你也没拒绝啊!

瞬间脑补了 20 集狗血剧情,崩溃了……

接下来的几分钟,大脑高速运转,但是一片空白,也没法直接去问是不是见过我,万一不记得我了,经过我这么提醒反而记起来,得不偿失。

这时候大外甥又来「亲切」问候了:「林老师,饭好了,去餐厅吧。」

我整理了一下心情,故作镇定地站起来往餐厅走,暗自给自己的演技打了个 90 分,默默盼望着郎思乔没有认出我。

到了餐厅,我在一位熟悉的同事旁边坐下,侧面对着男神,心想郎思乔一定坐在他舅舅旁边,这样我又不会跟他挨很近又不用面对着,正为自己的计划暗自叫好,郎思乔就非常坦然地坐在了我的旁边。

我继续拿出我那 90 分的微笑不紧不慢地问他:「思乔不挨着舅舅坐吗?」

郎思乔也用他无懈可击的微笑回复我:「我想挨着林老师。」

他一定是认出我了……

一面忐忑不安,一面假装认真听男神的敬酒词:「感谢各位朋友一直以来的帮助,正好借这个机会跟大家聚一聚,就在家里,大家玩得开心……」

这是我第一次吃到男神亲手做的饭,但是此时此刻我根本无暇品尝厨艺,满脑子都是如何应对我旁边的瘟神。

正在我走神的时候,突然感觉到什么东西从我腿边划过,从位置判断,无疑是这位大外甥的拖鞋。

我下意识地向他看去,发现他也正在看我,接着他很抱歉地跟我说:「不好意思林老师,我是踩到您的脚了吗?」

我也只能微笑着回应没关系,但是心里已经要把他脖子咬断了,果然是小朋友,居然用这么俗套的方式吸引我的注意力,好,今天林老师教教你,怎么把你羞到满脸通红说「我错了」!

我也跷起二郎腿,抬腿的时候「不小心」地碰到了他的腿,等着他不好意思,但是我得意地看向他,发现他毫无反应,认真地在吃饭,甚至还夸赞了一下舅舅的厨艺。

我心想,一定是刚才他没感觉到,再来一次!

还是没反应。

接下来一顿饭的时间,无论我用什么方法,他都不看我一眼。

无论是我手扶着他的大腿弯腰捡筷子,他没反应。

还是夹菜的时候我的手碰到他的手,他没反应。

还是胳膊不经意间划他的小臂,他依然没反应。

即使大家聊到开心的时候,我装作随意地靠他的肩膀,碰他的脖子,他都没有反应。

搞得我都觉得自己过分了,心里还在责怪自己,干吗跟小孩子计较。

吃完饭大家又聊了会儿天,就各自准备回家了。

跟男神道别后,就往门口走,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后面传来声音:「林老师,我正好下楼倒垃圾,一起走吧?」

我暗叫不好,但是仍然从容地回头说:「你先下去吧,我上个厕所再走。」

「没事,我等你。」

「好。」

我硬着头皮去厕所洗了个手出来,跟他一起进了电梯,刚一进电梯,他就收起了他一副好学生的嘴脸,一脸坏笑地看着我,伸出一只手抵着我身后的墙壁,我就被他围在了电梯的角落里,对我说:「林老师,您是在撩我吗?」

我的脑袋「嗡」地一下大了。

满脑袋都是「什么好学生,都是狗屁,快放开我,这不是 28 岁的我该上的电梯」。

我的表演技能瞬间跌到 0 分,支支吾吾地说:「什……什么意思?我没……没有啊。」

他也不着急,接着说:「那吃饭的时候都是不小心碰到我的咯?」

我只能强挤着微笑说:「对不起啦。」

「可是林老师,您这不是第一次对我这样了,」郎思乔加深了笑意:「您不记得了吗?」

彻底崩塌……

「是……是吗?我们是第一次见吧?」我还在做最后的挣扎。

「林老师,我记忆力很好的,尤其对数字过目不忘,要我说一下你的身份证号码吗?」

我睁大眼睛看着他,觉得不可思议,不就看了一眼我身份证吗?这也能记住?

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,心想为什么电梯还没有到,恼羞成怒的我只能说:「我算起来还是你的长辈,你退后。」

没想到他听我说完,还真的放手,往后走了两步,接着他摇了摇手里的手机说:「不过林老师欠我的,要还回来哦。」

我只能答应他。

一个小孩子,能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,我抱有最后的幻想。

电梯一到,我就飞也似的跑出去,但是对小区环境不熟,跑出去之后,一时间又没有找到停车场,就听见郎思乔在我身后的淡淡地说:「停车场在右边。」

我只能转身往停车场走,没回头都能感受到背后投来两条看笑话似的目光。

坐到车里还为今天一天遭受的事情憋气,只能去找闺蜜吐槽一番。

不过接下来的半个月,平安无事。郎思乔也从来没有在微信上联系过我。

心情大好,准备晚上约朋友喝酒,happy 一下。

还是熟悉的场地,熟悉的酒吧老板,看到我跟朋友,老板招呼着让我们坐下了。

正要去拿酒,突然发现隔壁桌一个熟悉的身影,暗叫不好,转身就要拉着朋友赶紧跑。

就只迟疑了一秒,郎思乔的声音就响起来了:「林老师,好久不见,好巧啊,又碰到了。」

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在我身上安装了什么 GPS。

我只能一脸假笑:「好巧啊,你们也来了,小孩子少喝酒哦。」

郎思乔的演技我是打满分的,就好像我真是他什么亲切的长辈:「我们上大学,可以喝酒啦,不过我们都喝得少,咱们一起吧,我看你们也就 2 个人,我这边也就 5 个同学。」

我正准备拒绝,闺蜜就闻声走过来,问怎么了,我刚要开口,郎思乔就说:「这位是林老师的朋友吗?林老师正准备拼桌一起玩呢。」

闺蜜一口答应。

是法治社会救了你们。

我的噩梦开始了。

闺蜜一脸花痴的低声问我:「哪来的这么帅的小弟弟呀?」

我幽怨地看着她,咬牙切齿地说:「就是,那个,小我,10 岁,的……」

话还没说完,闺蜜就差点大声叫出来:「就是 18 岁调戏你……」

我一脚向她的鞋上踩下去,她闭嘴了。

然后这个酒桌的气氛就变得微妙起来。

郎思乔非常礼貌且亲切的面对我,好像跟我很熟的样子。

闺蜜这个损友就一直在旁边煽风点火,无论做什么游戏都让我们两个互动。

而郎思乔的同学就有种「哦,原来如此」,变成了闺蜜的助攻。

最搞笑的是,郎思乔好像跟他们拿了一样的剧本,全程非常「照顾」我。

玩游戏,我输了,该我喝酒的时候,他大大方方的就替我喝了。

大家一起举杯畅饮的时候,他依然按住我的酒杯,自己连干两杯。

连酒吧老板拿着一杯新调的鸡尾酒让我尝尝,我以为他趴桌子醉倒的时候,居然还能坐起来,夺过酒杯一饮而尽。

拜托,我也想尝尝,能给我留一口吗?

不出所料,还没到 12 点,他就喝倒了。

而我异常清醒,因为我的酒都给他喝了。

此时此刻,我心里想的是,今天的账我还要结吗?我可就吃了两根薯条。

唉……看着这一桌,小的小,醉的醉,装傻的装傻,最终,还是我结的账。

几个人准备各回各家的时候,他的同学们又开始戏精附体,说:「一个车坐不下,我们就不拉郎思乔回学校了,林老师既然跟他关系这么好,他就交给你了,你今天开车了吗?」

我一想我如果开车的话,那岂不是正好顺理成章要送他?正好我没开车。

我说:「因为要喝酒我就没开车,我家就在旁边。」

呸!说漏嘴了,我记得我没喝酒啊……

「好的,林老师,那您照顾他吧,我们就回学校了。」

「昭昭,我也打车走了啊,晚安!」闺蜜一脸坏笑地走了。

我看着这一摊烂泥,不知如何下手。

这时候热情的酒吧老板又来帮忙了:「昭昭,我帮你抬他。」

谢谢今晚这些善良的人……

我就拖着一点一点往家走,虽然郎思乔看着很瘦,但是毕竟个子高,折腾回家还是有些吃力的。

到了家,把他扔沙发上我就去洗澡了,边洗边想怎么办。

准备把他扔沙发上凑合一宿,明天我早点起来溜走,估计他醒了也就自己走了,不可能赖在我家不走,想了想没问题,围上浴巾就出去了。

结果一出门,发现他惬意地坐在沙发上,丝毫没有刚才的醉态。

吓我一跳之后,瞬间就明白了,居然是在骗我!

我强装镇定和成熟,捂紧浴巾:「居然骗我说喝多了,我给你舅舅打电话,让他来接你。」

他没接这茬:「你又欠我一个人情。」

「什么人情?」我一脸疑惑。

他大言不惭道:「要不是我,今天喝倒的就是你了。」

一听我就更生气了:「要没有你,我今天也不会喝多,而且你一个大学生,酒量怎么这么好!」

「天生的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那你既然没喝多你就自己回家吧。」

「今天太晚了,我就在这睡了。」

「你赖着不走我可报警了。」

「好呀,明天让舅舅去派出所接我。」

威胁!赤裸裸的威胁!

「我睡沙发就行,不行,我要睡卧室,我要锁门,我怕你半夜非礼我。」他一本正经地坐起来准备往卧室走。

我都被气笑了:「谁非礼你,你只能睡沙发。」

「你。你有前科。」他盯着我,无辜的双眼,我差点儿就要信了。但是说到这个前科,当时你不是也挺配合我的吗?

不过一想到第一次见面的场景,突然想起来:「你一个有女朋友的人,露宿别的女性家里不好吧?」

他愣了一下说:「谁跟你说我有女朋友的?」

我刚要开口,他又接着说:「诈我?你想问我有没有女朋友可以直接问啊,不用套我话。」

「谁要套你话,你没有女朋友你买什么口红啊?别告诉我你自己涂,另外,你不会以为我喜欢你吧?我喜欢的是你舅舅!等着叫舅妈吧!」我噼里啪啦得意扬扬地说完,看他反而沉默了,欠揍的笑脸也没有了。

盯着我看了半天,我都要被盯毛了,尤其我还只围了一条浴巾。

然后,他就站了起来。

我被他的表情吓到了,往后退了几步,接着,他毫无停顿地开门走了。

虽然有点莫名其妙,但是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。

然而,并没有。

郎思乔人走了,却留在了我的梦里。

居然做梦梦到被郎思乔强吻了!

更可怕的是,在梦里感觉……还不错?

我的美梦是被闺蜜敲门敲醒的。

一大早不知道是来兴师问罪还是捉奸在床的。

看到她进屋一脸失望之后,又质问我跟郎思乔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样子。

她应该是抱着捉奸在床的心情,失败后,决定兴师问罪的。

我只能老老实实交代了。

我跟郎思乔第一次见面不是在男神家里,而是在纽约的大街上。

当时我一个人刚从商场出来,就碰到一个外国人来跟我搭讪,一直试图拉我走。

我当时很害怕,无论怎么说他都不松手。

这时候,余光看到一个亚洲人脸的男人走过,我只能赌一把这是一个能帮助我的中国人。

我一把拉过这个亚洲人,说这是我男朋友,你有什么问题,问我男朋友吧。

然后用中文又跟他说了一下我的遭遇。

他瞬间明白了,跟这个老外说:「找我女朋友有什么事?」

老外看着我们两个,感觉不太相信。

我心一横,直接拉过这个中国人的脖子,朝着脸亲了一口,然后撒娇着说:「亲爱的,你去哪了?这个人一直缠着我。」

他也很上道,搂着我的肩说:「我这不是给你买口红去了嘛。」说着还抬了一下手中的袋子。

那个老外一看是这种情况,就走了。

直到他走远,我们才松开。

我在口袋里紧握的手也松开了,手拿出来的时候,不小心把口袋里的身份证甩了出来,还是这个亚洲男帮我把身份证捡起来的。

我对他一番感谢,又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随口夸道:「你人真好,你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,今天如果没有碰到你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。」

道谢后,想到刚才还是有些尴尬的,就赶紧跑开了。

其实当时对他还是很有好感的,毕竟算是共患过难,在我最危急的时候帮助了我,人又善良,长得又帅,可惜,有女朋友了,要不当时还真想留个联系方式。

直到男神的庆功宴,我才发现,他居然是男神的外甥。

然后就发生了这一系列「罗曼蒂克」的事件。

听我讲述完我跟郎思乔的前因后果,我转头看闺蜜,发现她已经星星眼了。

「浪漫!太浪漫了!」

「浪漫?你言情小说看多了吧?」

「你懂什么呀,你们这就是命中注定!」

「没有人比我更懂言情小说了,我一年能出 20 本言情小说。」说完我还做了一个特朗普的标志性动作。

「我跟你说,他绝对对你有意思,」闺蜜白了我一眼:「你这天天自称是比海王更厉害的海后呢,怎么这时候不开窍了?」

「他肯定是被女朋友发现脸上有不明唇印,吵架了,所以想对我撒气,报复我!」我不太敢相信。

「你幼不幼稚!行了,我回去睡个回笼觉,你准备好接受一场年下恋吧。」

闺蜜走了,我睡不着了。

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有点小小的期盼郎思乔联系我,但是并没有。

反倒是我妈联系我了,让我去相亲。

「朋友的儿子,没法拒绝,你去吃个饭,不喜欢就算了。」

「……」

加班一周,周末又要相亲,我早把郎思乔忘脑后了,闺蜜那个恋爱白痴还给我分析恋情,哼,怕是要让她失望了。

周末穿了个白 t,套了个牛仔裤,就准备出门相亲,这是我第一次相亲,以为只是吃个饭,客套几句就结束了,但是见面后,才发现自己真是太天真了。

看上去,人挺正常的,戴个眼镜,挺斯文的。

但是开口说话后,我一口饭都没吃下去。

先问了下工作,他点点头,看上去挺满意的样子。

之后看了一下我的手,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,突然问我:「你平常不做家务吧?」

我平常工作很忙,而且找个阿姨,定时做做家务也没什么,就照实说了。

他听后,连连摇头说:「衣服还是自己洗的放心,而且你指甲上搞这些东西都致癌!」

我还以为他开玩笑的,21 世纪了,真的有这种人吗?

我笑着说:「工作没有时间,我用的指甲油都是环保的,放心。」

他还是摇头:「还有一点,一进门就想说了,女生穿的也不像个女生,大 t 恤,牛仔裤,不男不女的。」

我才意识到,这不是开玩笑,我是真遇到奇葩了,懒得跟这种人废话。

我站起来就准备走了,并甩了一句:「我乐意!」

不过我站起来一转身,就撞到一个人,好巧不巧,那个人手里拿着一杯咖啡,全洒在奇葩男脸上了,一滴不剩,顺着脖子还淌了一身。

我一抬头,发现我撞到的人竟然是郎思乔。

没等我说话,郎思乔就使眼色让我赶紧走,我就迟疑地往外走。

还听到了后面的对话。

奇葩男:「你有没有素质!要赔我干洗费!」

郎思乔:「对不起先生,是我不小心,不过我刚才听到你说,自己洗的衣服才放心,我不能让您不放心啊。」

奇葩男被气得一句话说不出来。

我在门口偷笑,想想郎思乔应该也不会吃亏,准备在门口等着跟他说声谢谢。

在门口等了不一会儿,他就出来了,我刚要说谢谢。

他却抢先说了不客气,然后面无表情地转身走了。

这小屁孩究竟什么意思?

觉得我要当他舅妈了,保持距离?

不过怎么在这又碰到他了,他是不是跟踪我?

一想到我下周还要去他们学校办签售会就脑袋大,只能默默祈求不会见到他。

但是命运又怎么会放过我呢?到了学校才发现,负责跟我们对接的学生里,就有郎思乔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跟他舅舅站在一起,他收敛了很多,几乎像不认识我一样,正常的走完流程,他就走了,多一句话,多一个眼神都没有。

倒是男神主动说,中午 3 个人一起吃个饭。

原本我想象中美好的双人情侣餐,变成了三人亲子餐。

三个人找了学校附近的一家西餐厅,各自点完单后,男神先是问了问郎思乔的学习情况,还调侃了下他,说可以考虑找个女朋友了。

他抬头笑笑没说什么。

不一会儿,我手机微信来了条新消息,居然是郎思乔发来的。

他说:你刚才发的朋友圈照片,一点都不好看。

我刚才发的是我和男神在一起工作的照片,我很疑惑,为什么一提到他舅舅,他就如此不开心。

难道觉得我不是好人,配不上他舅舅?

遭到亲外甥的质疑,我还是有些不爽的。

我就回复了他:怎么不好看,是我不好看?还是你舅舅不好看?

他回复:是你们两个在一起不好看。

果然跟我想的一样!不同意我跟他舅舅在一起!

这孩子为什么总跟我过不去呢?

郎思乔吃饭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,男神问他怎么了,他说:「没事,感情生活出了点问题。」

男神笑了笑说:「你也长大了,不过感情的事嘛,都是会碰碰壁的。」

饭还没吃完,男神突然接到公司电话,要马上回去处理点事情。

我盼望的二人时光,彻底宣告失败。

只剩我和郎思乔两人继续吃饭。

突然,郎思乔跟我说,要我拍一张我和他的合照发朋友圈,我问为什么,他说他要看看他跟舅舅谁的魅力更大。

我本想拒绝,但是一想到他因为感情生活不开心,就当哄哄小朋友吧。

拍完后,发了朋友圈,他每隔两分钟,就问一次,有没有人评论,有没有人夸他长得帅。

我只好举起手机对他说:「有有有,都是夸你的!」

最后,他直接把我手机拿走了,盯着我的那条朋友圈看。

看到确实有很多人夸他长得帅,他终于有笑模样了。

我就很好奇,究竟是什么样的女生把这孩子刺激成这样?

吃完饭,我也没什么事,他也没有课,说带我逛逛校园,我想想也挺好的,离开校园这么久,还真有些怀念。

走着走着,他突然跟我说,前面那个女生是他女朋友,但是他女朋友现在不理他,他要刺激刺激他女朋友,让我装作跟他很亲密的样子。

我说:「你确定我能刺激到她吗?人家年轻又漂亮的。」

他说:「能,你比她漂亮!」

我被他这么一说,还有点飘飘然,但是还有些担心:「万一真刺激到了,她来打我这么办?」

他直接抱着我说:「没事,有我呢。」

我还想说,真怕到时候你是帮着你女朋友打我。

但是我被他抱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过了一会我在他怀里闷闷地说:「你女朋友走了吗?」

他说:「还没有,再等会儿。」

又过了一会,也听不到什么声音,我又小声问:「好了吗?」

他迟疑了一下说:「好了。」

我回头,发现那女生已经不见了,问他:「你觉得有效果吗?」

他美滋滋地说:「有效果,效果太好了!」

虽然对他的情商略有怀疑,但是看他开心了,那就是有效果吧,正好之前也让他假装过我男朋友,就当还回来了。

逛完学校,签售活动大概也结束了,我去找同事,他就回宿舍了。

不一会儿,微信收到一条新消息:明天下午 400 远方驾校门口,开车来,相亲欠我的人情该还了。

郎思乔约我去驾校?

不会让我代考吧?

虽然说他帮过我很多次,但是违法的事,我可不能干……

总之,明天先去,看看什么情况吧。

下午 400 到的时候,他已经等在门口了,我下车问他有什么事,他拿过我手里的钥匙,直接走进了驾驶室。

所以,把我叫过来,是陪他练车的?开你舅舅的奥迪,它不香吗?

他大概是明白我的疑惑:「怕把舅舅的车刮了。」

所以,我的车就不怕刮?

我确认系好安全带,就紧张兮兮地坐在副驾驶,担心我的小 copper。

一路上不断地问他:「你拿到驾照了吗?」

被我问烦了,他把驾照扔我腿上:「刚拿到,热乎的,你检查吧。」

我认真检查了一番,确认不是假证,有了些许的放心。

他看我的样子大概觉得很好笑:「所以,林老师是第一个坐我开的车的人哦。」

他这么说完,我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。

我看着他被夕阳洒过的侧脸,真的很好看呢。

他虽然刚刚拿到驾照,不过车倒是开得很稳,我没有问他要把车开到哪,不想破坏此刻的宁静。

他一直把车开到郊外的一条公路上,公路的尽头就是一片灿烂火红的夕阳,很美。

他在路边把车停下后,来给我开车门。

我下车后看到这景色,心情很好,也很放松,觉得我们就像很熟悉的关系。

这时候,他突然把我抵在车门上,对我说:「林昭昭,认真听我说,我没有女朋友。至于那套乌龙口红,是我好兄弟让我帮他买来送给他女朋友的。」

「还有那天在学校,我说的那个女朋友,我压根不认识她,路过瞎说的。」

「我……」我试图要说些什么,但是发现信息量太大,不知道从何问起。

「你说你想当我舅妈,我现在可以告诉你,不可能,因为你只能是我的女朋友。」

「另外,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说,当我的女朋友很幸福。我不知道她幸不幸福,所以你体验过后,可以告诉我。」

他顿了一下,估计在等我的反应,但是此时此刻,我的大脑完全死机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他接着说了一句:「还有,我们家有规定,必须跟开车载的第一个在一起,要不然就会被雷劈。」

表情一脸认真的样子,我差点儿就信了。

不过,我大脑倒是有些知觉了:「那如果坐车的是男生怎么办?」

郎思乔大概也没想到,千千万万个问题等着我问,我会问这个。

他只能咬着牙说:「那也得在一起。」

而在如此严肃的时刻,我没忍住笑了……

他对我的反应非常不满意,所以……

直接吻上了我。

我没有反抗,因为这个吻,和我梦里的一样美好。

(彩蛋)

过了很久我问他:「第一次在纽约的大街上,你是因为喜欢我,才那么爽快的帮我吗?」

他不以为意地说:「作为一个品德高尚的人,遇到这种情况,一定会帮忙的,不过你当时跑得太快了,我想问你要联系方式都没来得及。」

哼,明明那时候就喜欢我,还嘴硬,我又接着问:「那你真的记得我的身份证号吗?」

他抱过我亲了亲额头说:「傻子,我当时根本没看清你身份证,后来在电梯里,当然是诈你的。」

「你……」我刚要开口骂他不是人。

但是我的嘴已经被他的嘴堵上了。

文非原创,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admi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shaobangshou.cn/144116.html